家国网,中国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我们的食物链已经开始毒迹斑斑

素食资讯 2020-11-20 10:47:08 网络整理admin
人和食物链有什么关系吗?应该说,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不是一般的大。在我们年幼时一定听大人们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土”,这是食物链的最生动表述。我们人类与大自然也通过食物链而连接着。
 
食物链就在我们身边

  打开电视机收看“动物世界”栏目,我们往往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凶猛矫健的老虎追逐鹿群,鹿群中的弱小者终于被追上,成为老虎的一顿美餐。

  食物链指的就是由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互相提供食物而形成的相互依存的链条关系。这种关系在大自然中很容易看到。比如:有树的地方常有鸟,有花草的地方常有昆虫。动物吃植物,食肉动物吃食草动物,动物尸首腐烂为植物吸收后,植物又为动物所食。如此轮回,植物、昆虫、鸟和其他生物靠生物链而联系在一起,因相互依赖而共存亡。

  食物链的例子常常就在我们身边,比如植物长出叶子和果实是昆虫的食物源,昆虫又是鸟的美食,有了鸟的存在,才会有鹰和蛇,有了鹰和蛇,鼠类才不会成灾……当动物的粪便和尸体回归土壤后,土壤中的微生物会把它们分解成简单化合物,为植物提供养分,使其长出新的叶子和果实。就这样,食物链建立了自然界物质的健康循环,它形成了大自然中“一物降一物”的现象,维系着物种间天然的数量平衡。

  食物链上的各种生物相互影响,一环扣一环。如果某一环节发生故障,链条就断了,生态系统就会发生紊乱。

我们是食物链中的最危险者


  处于食物链最高层的人类,往往更容易受到毒害。环境污染物进入生物体的途径之一是通过食物链实现的。污染物在食物链中的积累和汇集,可使许多并不能造成危害的微量毒物,逐渐积累、放大到足以引起严重中毒甚至死亡的浓度。

  比如说如果自然界有了汞的污染,而土壤中的微生物可以把汞转变成有机汞,鱼类吃了含有有机汞的微生物就会把有机汞储存在身体中,而人吃了这样的鱼,汞就会进入人的神经细胞中,人就会得水俣病。

  人类的食物几乎找不到一块净土,一项历时五年的研究之后,研究人员在鲸体内发现累积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当我们吃下那些带有大量杀虫剂残余的海洋生物和食品时,不可避免地会引起中毒和产生许多并发症。这种食物链的污染是很难切断的。

吃食物链中较低层次的食物

  现在一个中国北方汉子喝着二锅头嚼的猪头肉跟楚汉相争时樊哙啖的猪腿恐怕很难相提并论。现在的动物尸体是内外都有毒:现代农业广施化肥和农药,动物吃植物,毒素进入动物的体内,人又以动物为食,人便成为有毒物质的最高汇集者。没办法,食肉者位于食物链的较高环节。

  从1939年开始,人们就使用杀虫剂DDT,以喷雾方式对抗黄热病、斑疹伤寒、丝虫病等虫媒传染病。之后,各式各样的杀虫剂就陆续出现,但很快一些昆虫及植物对杀虫剂及除草剂出现抗药性,于是化学工厂又研发出更多的新产品。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的杀虫剂出现在了农田里,甚至我们的餐桌上。

  现在,全世界的农田都用有毒的化学物品(杀虫剂与肥料)来防治虫害和增加产量。农业使用的杀虫剂及肥料经由渗透与雨水冲刷,深入土壤,接着进入食物链,这些毒药就停留在植物与吃植物的动物身上。例如,农田里喷洒DDT作为杀虫剂,这种强烈的毒药已被证实会扰乱生物的荷尔蒙分泌。已有的医学研究表明它对人类的肝脏功能和形态有影响,并有明显的致癌性能。DDT以及其它类似的杀虫剂,会保存在植物、动物及鱼类脂肪内,并能在其中长期积累,一旦储存起来,便很难破坏。

  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RachelCarson在其发表的著作《寂静的春天》中提出了他的怀疑和忧虑:DDT进入食物链,最终会在动物体内汇集,例如在游隼、秃头鹰和鱼鹰这些鸟类中汇集,结果使一些食肉和食鱼的鸟类接近灭绝。

毒素在食物中是怎样一步步增加的
  
食物链有累积和放大的效应,当捕食者吃了体内含有有毒物质的食物时,这些有毒物质就会积累在捕食者体内,这样营养级高的吃营养级低的,有毒物质就会越积累越多。许多人担心吃蔬菜水果会农药中毒,却不知道自己天天吃肉,使更多的有毒农药被吃进肚子里。
  
人类食用的动物基本都是人类饲养的。用作饲料的植物在种植过程中,为了防止虫害,就大量使用农药,因此,植物上多多少少会有农药残留。由于这些植物是动物吃的,人们对农药的危险期不重视,往往直接用有农药毒的饲料喂动物。可以说所有的动物体内都有农药,只是或多或少罢了。人只要吃动物,那就同时把动物体内的农药也吃了。这样,人体内的农药也就越来越多了。
  
美国爱达荷州立大学的研究结果显示,肉类中的DDT等杀虫剂残留物的含量是植物的13倍,那也就是说食肉者身上的农药残留量可能比食素者高出13倍。而且植物上的农药残留物可以洗涤,而动物肉内的农药残留物则无法洗掉。报告还指出,今天的美国人民和其他“先进”社会里的人民,吃进肚子里的有毒农药残余,如DDT的含量,九成以上是来自所食用的肉、蛋、奶,只有不及一成是来自水果、蔬菜、谷物类。

  由于生物放大作用,杀虫剂及其他有害物质对人和生物的危害就变得十分惊人。一些毒素在身体组织中累积,不能变性或不能代谢,这就导致杀虫剂在食物链中每向上传递一级,浓度就会增加,而顶级取食者会遭受最高剂量的危害。

  如果一种浓度很低的有毒物质被食物链的低级部分如草吸收,它对草的生长并不造成什么影响。但兔子吃草后有毒物质很难排泄,会逐渐在它体内积累。鹰又吃兔子,有毒物质会在鹰体内进一步积累。美国国鸟白头海雕之所以面临灭绝,原因就是DDT逐步在它体内积累,导致生下的蛋是软壳,无法孵化。如果我们人类吃了这种鸟或者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越低层的食物越安全

  有毒的东西进入食物链以后,从草到吃粮食的猪羊,到高蛋白,一层一层地不断累积,因此吃食物链中较低层次的食物无疑是一个保险的好办法。

  现在,全世界的农田里恐怕都充满了有毒的农药、化肥等毒物,这些毒物通过饲养动物而存留在它们体内,尤其是脂肪内。这些有毒之物一旦被贮藏到动物脂肪里,就很难再分解排泄,数量超过一定限度时,就会癌变形成肿瘤。

  你吃素食,吃蔬菜瓜果,最多只是吃下了一份的农药;而你吃肉,就是接收了该动物一生吃下的无数份农药。动物吃了草或其他饲料,里面含藏的化学农药绝大部分就会留在肉内。我们吃牛肉,就是全部接收那头牛一生之中所吃的毒物。这样作为食物链上最高级的生物,只会把浓度最高的毒药吃进肚子里。

  为了在短时间内得到较多的肉以获取最大利润,动物们被关在不见阳光的房子里,被强迫喂食,注射荷尔蒙以刺激生长,给它们吃开胃药、抗生素、镇定剂以及化学混合饲料。于是你在吃肉的同时又把专门为饲养动物而添加的抗生素、镇静剂、开胃刺激药、化学催肥药物等有毒物质一起吃进了肚子里。

    Copyright @ 2020 家国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