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国网,中国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科学童话我们的面包我们的树

童话故事 2020-11-15 13:17:08 网络整理admin

猴面包树

无雨的季节,辽阔的草原失去了往日的苍翠。

斑马和羚羊都在匆匆赶路,大象也一改往日的沉稳,加快步伐,追赶迁徙的队伍。他们要赶在最后一条河流干涸以前到达水草丰茂的栖息地去。

一对狒狒母子似乎并不着急,他们右盼的神态分明在告诉人们,他们在寻找着什么。

“妈妈,我好渴!”一只小狒狒跑到妈妈身边,沙哑着嗓子说,“我已经快一天没喝水了。”

“孩子,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很快就会找到水源的。”狒狒妈妈边说边立起身来向远处张望。

“妈妈,好大的‘花瓶’呀!”小狒狒也学着妈妈的做法立起身来,伸长脖子极目远望。

狒狒妈妈说:“走,到了‘花瓶’那里我们就有水喝了!”

小狒狒顿时来了精神,连蹦带跳地向着‘花瓶’跑去。


[NextPage]

跑着跑着,当小狒狒又一次立起身来看“花瓶”时,忽然发现“花瓶”不见了,一些大肚子“啤酒桶”出现在那里。

“妈妈,你看,‘花瓶’怎么不见了呢?”小狒狒指着“啤酒桶”问妈妈。

狒狒妈妈说:“我们快点走,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

在好奇心促使下,小狒狒忘记了疲劳,忘记了干渴,向着“啤酒桶”跑去。

没过多久,当小狒狒又一次立起身来看“啤酒桶”时,忽然发现“啤酒桶”也不见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些形状怪异的大树:大树银灰色的树干高高挺立,弯弯曲曲的枝桠盘结在树梢,枝桠间点缀着稀稀落落的绿叶,树叶间垂吊着着一个个像长面包一样的果实。

“妈妈,你看,‘啤酒桶’怎么也不见了呢?”小狒狒指着形状怪异的大树问妈妈。

狒狒妈妈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啤酒桶’,也没有什么‘花瓶’,我们在远处看到的就是这种大树。”

说话间,小狒狒和妈妈已来到树下,小狒狒伸开双臂抱住大树说:“妈妈,好粗的树呀,10只狒狒也抱不过来呢!”

“是呀。”狒狒妈妈说,“有人测量过,这种树最粗的直径可达12米,要40个人手拉手才能围它一圈呢。不过,它们个头并不高,你看,这棵树也就10多米,所以刚才我们从远处看,大树似乎不是长在地上,而是插在一个大肚子的花瓶里。”

小狒狒好奇地问道:“这是种什么树呢?”

“这种树的名字可多呢!”狒狒妈妈说,“学名叫波巴布树,又名猢狲木,还有人叫它瓶子树,但人们更喜欢叫它猴面包树。”

“哈哈,猴面包树!”小狒狒笑着说,“多有趣的名字呀,好像是小猕猴家的树似的。”

“就是我们的树,就是我们的树!”突然间,一群猕猴从大树后面窜出来,小狒狒吓得赶忙藏到妈妈怀里。


[NextPage]

“这是我们的树,你们快离开这里!”一只魁梧的大猕猴厉声对狒狒妈妈说。

“我们是来找水源的,喝了水我们就走。”小狒狒转向妈妈问道,“妈妈,水源在哪里呢?”

“水源就在这树上。”狒狒妈妈看着魁梧的大猕猴说,“大王,孩子一天都没喝水了,匀点水给孩子喝吧!”

“不行!”猴王决绝地说,“在这干旱的季节,有水源就有生命,水给你们喝了,我们到哪里找水喝去!”

“那给孩子摘个面包果吃总可以吧?”狒狒妈妈恳求猴王。

“也不行,树是我们的,面包果也是我们的!”猴王龇牙瞪眼,一幅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

众猕猴手拉手站成一圈,贴身护卫着大树,给猴王助威,他们齐声呐喊:“我们的面包我们的树,我们的面包我们的树!”

狒狒妈妈无奈地说:“我们到其它树下看看吧。”

狒狒妈妈带着小狒狒转遍了附近所有的猴面包树,直到又回到猴王所在的地方,也没喝到一口水。

小狒狒实在走不动了,蹲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大树。


[NextPage]

“妈妈,猕猴们怎么说这是他们的树呢?”小狒狒不解地问。

狒狒妈妈说:“你看,这些树的果实状似大面包,每当果实成熟的时候,猕猴们就成群结队而来,爬上树去摘果子吃,年复一年,人们就把这种树叫做‘猴面包树’了,而猕猴们也视这种树为生命之树,格外珍惜。”

“哦,原来是这样!”小狒狒盯着大树说,“妈妈,刚才你说水源在大树上,我怎么没看到哪里有水呢?”

狒狒妈妈说:“你看那两只小猴在干什么!”

顺着妈妈指的方向看去,小狒狒看到一只小猴拿着一把不知从什么地方捡来的小刀,在猴面包树的肚子上挖了个小洞,挖着挖着,奇迹出现了,小洞就像泉眼一般清泉喷涌而出,另一只小猴赶忙用一个破旧的矿泉水瓶子接住泉水,一会儿,瓶子里就有了大半瓶水。

“哇,太神奇了!”小狒狒砸吧砸吧嘴唇,不由自主地走到两只小猴身边。

“吱——吱——”这时候,猴王过来了,他尖叫着恐吓小狒狒。

小狒狒

    Copyright @ 2020 家国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